一位穷困潦倒的艺术家是如何通过《星际战甲》脱贫致富的

时间:2018-12-28 20:21:05 人气:加载中

别的游戏要钱,这个游戏要命!

虽然“仓鼠”们口口声声说他们玩的这个游戏是在氪命,但和游戏时长相比,《星际战甲》在游戏氪金这项业务能力上也不遑多让。不管是Steam的创意工坊还是在游戏内的商店中,你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装饰品,从头盔到战甲,武装一套自己钟意的造型基本是每个玩家必做的一件事情,而其中大多数都可以使用白金购买,虽然不一定会让你变强,但作为男人的浪漫之一,战甲好看才是王道。

一位穷困潦倒的艺术家是如何通过《星际战甲》脱贫致富的


Teplo披饰是《星际战甲》Steam创意工坊中的一件作品,金色纹路让这条披饰看起来非常的炫酷,它在Steam上售价5美元,虽然它打上了官方的标签,但披饰的收益并没有全部进入开发商Digital Extremes的口袋,其中一部分实际给到了作者本人手中。

一位穷困潦倒的艺术家是如何通过《星际战甲》脱贫致富的

Teplo披饰在《星际战甲》中大受欢迎

美国求职记

Teplo披饰的作者是FrellingHazmot-Frelling,Frelling小时候像个书呆子一样,没有其他兴趣,他最大的乐趣就是上课时在书本上画洛克人和马里奥。他梦想着将来以电子游戏为生,因此在他高中毕业时,Frelling不假思索地选择了艺术学校。“我对艺术和电子游戏以及整个开发过程充满了热情,”他说。

Frelling渴望开启人生中的一段新的旅程,他想让梦想成真,整顿行李,不带任何迟疑地离开他在中西部的家,然后飞往加利福尼亚攻读艺术学位。在圣莫妮卡待了一年后,Frelling转学并搬到旧金山,他在那里就读于艺术学院,这已经是15年前的事了。

这无异于一场赌博,Frelling很清楚,但在当时的环境下,他非常乐观。“我没办法工作,因为学校很严格,”他解释道。“我尝试过去找些工作,但因为经常缺课,我差点被开除了。”尽管生活在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之一,而且还身负就学贷款,他一直相信一切都会变好,毕竟这是获得学位最好的办法了。

四年后,Frelling如愿获得3D人物艺术学士学位,并很高兴能够加入到就业大军中。他梦想能在暴雪找到一份工作,然后搬到尔湾市。2008年的金融危机打乱了他的计划,在尝试了一年之后,Frelling意识到自己已经负担不起公寓的高昂房租了,住在一个没有工作的城市里,他背负着沉重的债务,Frelling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在此期间,Frelling想利用这些时间做些什么,他不停地找工作并试图得到一份自由职业工作以帮助他度过难关,但他在经济上陷入困境。在旧金山生活期间,他用信用卡支付就学贷款和生活费,但他找到的放贷对象利息都很高。“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,”他说。

随着他的债务危机越来越严重,Frelling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这样的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,“在这种情况下,你会感觉自己被困住了,好像孤立无援,只能依靠别人的帮助有时会让自己很沮丧,因为你本应该能够养活自己,但你却无法做到,这就是我的处境,一切都在螺旋式下降。”

虽然他的父母还可以为他提供住所,但Frelling不得不依靠食品救济券和政府援助来满足他的基本生活需求,他还申请了一份医疗保险计划,这通常是为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使用的。

就在那时,他的一位大学朋友在游戏行业找到了工作,有一天他的朋友给他带了一份礼物,这让Frelling大吃一惊:“他给我买了一张参加游戏开发者大会的门票,还帮我把作品选辑更新了。那一年,我在俄勒冈州的一家公司获得了第一份自由职业工作。”

这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工作—— Frelling还没有赚到足够多的钱来脱离救济,更别说偿还他的债务,但这是一个开始。凭借着他在大学时买的一台过时的电脑,Frelling终于能够将他所学的东西投入到工作。

在这五年时间里,Frelling开始玩起了《星际战甲》。“在那段时间里,我几乎只玩《星际战甲》,”Frelling说。由于没有钱出去参加社交活动,Digital Extreme开发的这款免费射击游戏成了“那些艰难时期的避难所”。就在那时,Frelling听说Digital Extremes与知名的3D艺术家社区Polycount合作进行了一场独特的活动:艺术家们可以上传自己的作品,这些作品会用于游戏中的各种饰品,获奖的作者能获得一大笔报酬。就像Digital Extreme的社区主管丽贝卡·福特所说的那样,《星际战甲》在其漫长的历史中将开启一个新篇章。

让玩家成为创作者

作为《星际战甲》的开发商,Digital Extremes有着一段坎坷的故事。在和Epic Games一起制作的《虚幻竞技场》取得成功之后,Digital Extremes便致力于打造一款完全属于自己的游戏IP,但由于没有出版商愿意为此提供资金,Digital Extremes决定铤而走险,自己以免费游戏的形式发行《星际战甲》。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,原因来自多方面,至少在当时对于欧美玩家来说,免费游戏是一个很可耻的事。

但令人惊讶的是,游戏最初靠着几千名忠实玩家的支持,《星际战甲》的情形在慢慢好转。开发商和玩家之间的紧密关系是Rebecca Ford和首席艺术家Kary Black在2015年联手推出新实验的主要原因,这项方案可以让玩家在《星际战甲》中销售自己设计的饰品。任何拥有3D模型工具的人都可以参与进来,在试运行获得成功后,两人将该计划正式命名为TennoGen。Ford说:“正是这个火药桶引爆了一个为期三年的惊人计划。”

每隔一两个月,玩家可以通过Steam上《星际战甲》的创意工坊提交自己的设计,Ford和她的团队会评选每一个作品,并选择一些符合游戏风格的作品。虽然不是所有参选作品都会被采纳,但Ford表示团队会努力确保每个作者都会收到有意义的反馈消息,并鼓励他们再试一次。

迄今为止,一共有30位设计师成功提交了超过200件物品,头盔、战甲、披饰以及武器涂装,玩家每购买一件商品,这些创作者都能获得30%的分成,考虑到《星际战甲》拥有数百万玩家,这样的收入可以给这些作者的生活带来非常大的改善。

Kaz Adams是Digital Extremes的武器艺术家,她在Tennogen项目的最初阶段就来到这里工作。她说自从她第一次开始玩《星际战甲》时,就梦想能在Digital Extremes工作,并且希望借助TennoGen帮助自己。她的第一个设计就被采用,这让Adams有足够的动力申请Digital Extremes的工作,最终她被录用了。Adams说:“在你喜欢的游戏中看到你自己的作品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,最重要的是,你可以从中赚到钱。”

尽管Adams是Digital Extremes的员工,但她仍然可以从她的TennoGen商品中获得版税。TennoGen创作者合同中的一项条款要求他们不要透露他们的收入,但其中一位作者表示他们通常只需创作几件作品就可以每个月赚到2000至3000美元。Adams也不是唯一一个将TennoGen作为副业的人。Ford透露还有三名Digital Extremes员工在进入公司之前就开始担任TennoGen艺术家。

一位穷困潦倒的艺术家是如何通过《星际战甲》脱贫致富的

Adams为设计师们提供的设计指南

迎来转折

当Frelling在2016年通过TennoGen提交了两个设计作品时,他一度怀疑这是否能让他赚到钱。Digital Extremes拒绝了他的设计并给了一些建议,鼓励他再试一次,Frelling想要放弃,不过他注意到自己设计的Teplo披饰在《星际战甲》的社区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大量玩家对这件披饰流露出的兴趣让他重拾信心。

同年9月,他通过Digital Extremes的直播活动观看了Ford及其团队公布的入围作品,出乎意料的是,Frelling设计的Teplo披饰和另一件作品被官方采用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,Frelling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能在游戏中得到一份工作,尤其是自己花了这么多时间玩的游戏。

Frelling的生活从那一刻发生了改变,Teplo披饰成了游戏中的爆红款式,人们喜欢它破旧的造型,几乎每个人都想拥有一件。

这个时候距离Frelling大学毕业已经过了十年时间,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,就感觉像是买彩票中奖一样。Frelling说道:“我可以感觉到一件大事将要发生,它在《星际战甲》中发布,我看到它在Steam上销售,我几乎要晕倒,那一刻改变了我的一切。”

一位穷困潦倒的艺术家是如何通过《星际战甲》脱贫致富的


Teplo披饰让他获得的收入终于能让他开始偿还贷款,Frelling不至于彻底破产,取得最初的成功后,Frelling进一步设计更多的作品,现在他已经为《星际战甲》设计了六种不同饰品。

Frelling没有公布自己的收入情况,但他表示自己的月收入已经够买一套房子和一辆车了,不过他还需要为过去买单,直到现在他一共欠了大约有25万美元,这无疑是一笔巨额债务,但事情在慢慢变好。